大衛的觀察日記

第一屆Clubhouse 大亂鬥|關於KOL的定義掀起論戰與平台文化思考

昨晚的clubhouse上有間房發生了激烈的爭執,一度場面幾乎失控,主要是因為一位主持人在CH上開了一間房名為:『KOL文化不健康 influencer culture is toxic – change my mind!』

2020 台灣智慧消費關鍵報告

近年來,生活的數位化驅使台灣消費者的購買行為有了明顯的改變,特別是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對於數位化進程的加速有著急遽影響。在這關鍵時刻,Google 與市場調查機構 Ipsos (益普索)、Kantar (凱度) 共同合作,回顧過去近十年至疫情後台灣總體經濟的表現與消費行為,發布《 2020 台灣智慧消費關鍵報告》。期盼幫助各企業建立以消費者為本的經營策略,在疫情後實踐「全通路轉型,共贏消費新增長」。

新品上市的行銷基本功

大部分會有產品賣不出去的問題,都是因為前期工作沒做好,希望透過曝光擴大銷售方式解決,確實,根據銷售漏斗理論曝光最後會帶入營收,但根本還是在於前期對商業模式的不理解與缺乏市場洞見,以至於做出錯誤決策

直播主成功秘訣

一個看似簡單在手機前面叫賣的過程,需要的是極度專業的多種能力,我們可用簡單的起、承、轉、合來看:
❶ 「起」:就像電視節目一樣,喜歡看吳宗憲的節目跟喜歡看陳文茜節目的人一定長得不一樣,直播組主跟整個team必須很清楚知道收看他直播的人是什麼樣子的樣貌。這會影響什麼時段直播以及選品。打個比方,你今天要賣一個鍋子給你的觀眾,其中是一群小孩介於國小到高中的媽媽們,那麼你切入點就是:這咖鍋子如何在「最輕鬆」的情況下煮出「健康的菜」,而這個鍋子還很「耐用」。媽媽的時間很珍貴,煮完菜他可能必須去整理家裡洗衣,盯孩子的功課…直播主要清楚的知道你的消費者擁有什麼樣子的問題需要被解決。可以透過看一下觀眾的個人臉書動態牆,或是聊天中得知,甚至更專業的公司會有相關的數據分析團隊可告訴你這些事情。

寫給想入門行銷的新鮮人勸退文

每年到了畢業季的時候,我們常常會收到很多學弟妹來諮詢行銷相關的問題,包括工作內容、職涯發展、薪資待遇、推薦職缺等等。在給了很多次建議之後,我發現大家普遍都對行銷這個職位有些不切實際的期待,這可能跟很多原因有關,但我整理了一下,大概脫離不了以下這幾項。

企業數位轉型的動力

對企業而言,無論是否啟動數位轉型,無論以多大力度、速度推動轉型變革,都面臨風險與不確定性。但大多數時候,不轉型的風險是確定的,轉型的收益是不確定。

數據私享會金句集錦

營銷大師德魯克說過,營銷無非是把你本身的信息說出去說服別人;

所有的營銷都是在行使相關的權力。而所謂的權力,就是讓別人聽你的。

所有的品牌與市場動作,都需要消費者買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