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維鋼答熊逸:說精英,誰是精英?

Posted by

為何讀書?

之前分享過一篇文章熊逸回復萬維鋼“國學的三個問題”,今天我想要再分享一篇「萬維鋼答熊逸:說精英,誰是精英?」的文章給大家參考:

《熊毅書院》和《精英日課》這兩個專欄,本質上都是讀書專欄,無非現在熊毅老師讀的是經典,我讀的是新書。熊老師問我如何看待“普通人對精英的理解”,其實這個問題就是“讀書”和“精英”到底有多大關係。我總愛鼓吹讀書的好處,認為精英必須得有先進思想。而熊老師也不是那種專門談論冠冕堂皇的聖人之道的假道學,說的非常實在—— 普通人心目中的精英,就是掌握了核心資源,在食物鏈上排序靠前的人。 

所以這個問題就是讀書到底有啥“用”。如果讀書有用,為什麼有些書讀得多的人混的並不好,而有些混得好的人根本不讀書?有沒有可能,讀書和精英的相關係數,其實比較低呢?如果是這樣的話,一個食物鏈上排序不怎麼高的人,不好好琢磨掙錢,去讀什麼《春秋大義》,這不是緣木求魚嗎? 

這個問題,是每個讀書人都得面對的問題,不能因為我們痴迷於讀書就不問有沒有用。想明白這個問題,愛讀書的才能讀得心安理得,不讀書的也是理性選擇。 

我以為,這個問題得從三個方面考慮。 

1.食物鏈、智識鍊和幸福鏈

熊老師說的不錯,的確存在一個“食物鏈”,每個人在這個食物鏈上的地位,取決於他掌握的資源。資源不一定是錢,更可以是權力,還可以是過硬的社會關係、獨一無二的技術、出眾的美貌、影響力巨大的名望等等。正如李斯說的兩種老鼠的故事,人有了資源,才能有恃無恐。如果有哪個學問說這些都不重要,你只追求內心純淨的精神就行,我看那肯定不是好學問。 

但是也沒有哪家正統的學問說,別的都不重要,你就專門研究怎麼提高自己在食物鏈上的排名就行。這又是為什麼呢? 

一個重要原因是,你在食物鏈上的排名,基本上不是你自己能決定的了的。《精英日課》專欄解讀過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羅伯特·弗蘭克的《成功與運氣:好運和精英社會的神話》這本書,我們知道所謂“精英”們之所以成功,既不全是天賦和努力,也不全是關鍵時刻理性選擇的結果,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運氣。家庭出身很重要,在合適的時機選擇了合適的行業很重要,一些非常偶然的因素也很重要。 

所以這條食物鏈的邏輯遠遠不是誰努力誰就能佔據一個好位置。所謂“精英社會”,是一個神話。那麼掌握優質資源的人,是不是都值得被稱為“精英”,就是一個問題了。 

食物鏈排名對個人相當不可控,但是還有另外一條鏈可以追求,我們不妨稱之為“智識鏈”。智識,就是智慧和見識。智識不是一種資源。資源可以贈送,可以繼承,可以一出生就有,智識不能。資源可以出售變現,智識不能直接換成錢。智識是“三觀” — 對世界正確的認識,對人生合理的安排,知道什麼東西是好東西;智識還是歷史的經驗和做事的手段。食物鏈上排名高的人可以威逼利誘食物鏈上排名低的人,智識鏈沒有這麼厲害的效果,但是高下之分也很明顯。 

還有別的鏈。社會復雜多元,並非是所有人都排在一條鏈上一個壓一個。食物鍊和智識鏈之外,至少還有一條“幸福鏈”。我既不追求富貴也不追求見識,我就想看看電視劇打打遊戲了解一下明星八卦過好自己的小確幸,你再厲害又能奈我何? 

所以人生大概有好幾個維度,我們關心的不僅僅是食物鏈這一個維度上的位置。在所有維度之中,我個人的偏見,是認為“智識”最值得追求。我認為“精英”的定義,應該看智識水平的高低。 

首先智識比較可控。讀書就是提高智識水平最簡單的辦法,門檻低收費少,你只要願意下功夫就可以。當然,讀書也有天賦和機遇的問題,但是畢竟比食物鏈上的爬升容易多了。 

而且智識水平高的人,也善於在其他鏈上找到自己的位置。 

如果一個人的食物鏈排名高而智識低,他的地位可能比較危險。美國買彩票中了大獎的人、中國在徵地中獲得巨額補償的農民,往往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財富敗光,這就是在食物鏈上突然攀升之後智識不夠用了。 

如果一個人的智識高但是在食物鏈上的排名低,他大概不用特別擔心。給他機會他會升上去,實在沒機會還可以培養下一代。 

那既然如此,智識和食物鏈的相關係數應該比較高才對。其實也是比較高的。我們說過《族群心智》這本書,一個國家在國際食物鏈上的地位,就跟它的國民智商— 更確切地說就是國民智識水平— 關係很大。從個體而論,人的智識水平和收入水平也是正相關的。社會學家的研究,精英階層和工薪階層的思維方式存在明顯的差異。相對於普通人,精英更相信規則、更能跟陌生人合作、更善於理解抽象概念、更願意探索未知、更能承擔風險,等等等等。 

從整體而言,智識水平高的人通常在食物鏈上的位置也不錯。當然這也是相互作用的結果,食物鏈排名高的人可以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。身居高位而一腦子漿糊的,和見識卓絕而蝸居底層的,都是比較罕見的特例。 

那為什麼有些特別厲害的學者,沒有去爭奪更大的權力和更多的財富呢?一方面,特別大的權力和特別多的財富都是需要運氣和機遇的,他想爭奪也爭奪不了。另一方面,其中還有一個代價問題。 

2.自由、代價和大事

亞當·斯密有個理論,說財富和名望,哪怕是從自利的角度,也不應該過分追求。因為食物鏈排名是個正反饋的遊戲。我們專欄講過Uber出租車司機的故事。Uber給司機們設計了一個遊戲,不論你已經掙了多少錢,不論你多苦多累,你總能看到下一個掙錢目標。人陷入這個遊戲就是一個非常痛苦的狀態,沉迷了,不能自拔。 

亞當·斯密那個時代沒有Uber,也沒有“行為設計學”,但是亞當·斯密就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。你不管有多少錢,有多大名望,前面永遠有更大的目標。每天差一分鐘的表已經不錯了,你非得想要一個一個月才差一分鐘的。拿了銀牌已經是萬人之上,但是你總想拿金牌。正反饋遊戲就好像吸毒一樣,排名越高的人需要的劑量也越高,最後必然以失望結束。 

這就是排名的代價。你要非常辛苦,付出很多犧牲,才能提高排名。那再考慮到幸福鏈,過分的犧牲可能根本不值得,爬到一定程度停下,做點自己感興趣的事不是更好? 

智識分子,不應該一味追求食物鏈排名,還可以追求“自由”。役使別人的能力,由食物鏈排名決定。但是免於被人役使,一定排名以上的人都可以做到。我們專欄總愛說“自由技藝”,這既是一套統治者和“拒絕被統治”者的學問。我不壓迫你,但是你也別想壓迫我。 

不過現代社會,除了官場之類的個別系統,大多數人和人之間都是平等合作的關係,不存在多少威逼利誘。一般人本來就是比較自由的。尤其是發達國家,頂層資源多很自由,底層享受高福利還不用操心,更自由。反倒是中層,一天到晚辛苦工作疲於奔命,名義上很自由,其實享受不到。 

所以我們還得研究一下幸福鏈,到底怎麼才幸福呢?這又得回到馬斯洛的需求層次,最高一層叫做“自我實現”。熊老師說這個“自我實現”其實就是低級需求的華麗變種,我看很有道理— 它們說的都是食物鏈的地位。比如說有的高官,當官還不過癮,退休了還得時不時出本書。有的人經商成功還不過癮,還得追求社會影響力。小官和小商人,一般顧不上這些。我們大概可以說,自我實現,是食物鍊和幸福鏈在一個高度上統一了。 

但是我們也得承認,的確有很多人,是踏踏實實想要做成一件事業,而不單純追究自己在其中獲得什麼地位。我看現在關於“幸福”的研究的一個普遍說法,認為這種情況是最高級的幸福—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“be part of 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”。如果你認為這件事特別值得做,那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可以的。 

有時候你能感到一個使命的召喚,認為自己就應該干這件事才幸福。了卻君王天下事,贏得生前身後名,誰都不可能對這樣的事兒不動心。 

那如此說來,最有意思的人生就是找到機會去做些大事,你既能感到幸福,又能順便提升食物鏈排名。像熊毅老師讀遍古今經典,成一家之言,這就是特別大的事兒,也許將來青史留名,誰還在乎他家門口的菜販兒怎麼想? 

智識,特別有利於做大事。所以就得多讀書啊。 

3.算法和復雜

要說讀書的話,現在有一類書,專門給人生提供解決方案。中國管這類書叫“成功學”、英文說的比較低調,叫“self-help”,分類目錄連non-finction 都不算,有點上不了檯面。這些書,是專門研究怎麼提高食物鏈排名的。 

其實這些書的內容我們專欄有時候就涉及過一些,比如自控力、好習慣的養成之類。但是你得承認,我們說的比較高級,因為我們討論原理,講解實驗,研究利弊,是把這些內容當“課題” — 而不是當“課程” — 說的。我們說的,嚴格來說是嚴肅的non-fiction。而self-help 類,更簡單粗暴一些,是直接給你提供行動指南。 

但是不管是non-fiction 也好,self-help 也罷,我要想提升食物鏈排名,只讀這些成功學不就行了嗎,為什麼還要讀熊毅的專欄,了解《公羊傳》和《榖梁傳》的區別,搞這些看似無用的東西有什麼意義呢? 

我的答案是,如果你只讀self-help類,你的最高境界,就是活成了一個算法。 

給你一個任務,你知道怎麼完成。心中有目標,你知道怎麼實現。你知道各種激勵自我和自控的手段,你活得非常有效率。但是你是一個工具。因為你只會“執行”。 

算法的意思,是給定這樣的輸入,我就產生這樣的輸出。如果局面是這樣的,我就這樣做,如果局面是那樣的,我就那樣做— 如果……就……,這就是算法。 

一切邏輯都清晰合理,這就是行動指南給的東西。你聽說一個道理,你問“怎麼讓這個道理落地”?你想要的就是行動指南,你就是想變成算法。 

算法,跟精英有本質的區別。精英有決策權。 

凡是查“如果……就……”表就知道該怎麼辦的事兒,都不叫決策,都是算法。你知道“應該”攢錢投資,但是你受不了誘惑沒做到,那是你的執行能力有問題,跟決策無關。 

決策,是沒有人告訴你該怎麼辦,沒有固定算法,沒有已知的對錯,這個時候你怎麼選擇。 

我們精英日課反反复復強調一句話,是菲茨杰拉德的名言:“檢驗一流智力的標準,就是看你能不能在頭腦中同時存在兩個相反的想法,還維持正常行事的能力。 ” 

世界上很多道理都是互相矛盾的。運氣重要還是努力重要?保守好還是進步好?要平等還是要自由?先把國內的事兒辦好,還是發揚國際主義精神?這些問題,每一個都能從正反兩方面說出很多很多道理來。遇到一個具體事情怎麼辦,沒有固定的行動指南,你必須參考兩方面的道理,自己決策。 

大多數人從小到大,可能根本就沒有幾次需要做決策的機會,所以決策也可以說是精英的特權。這也是為什麼“創業者”其實不需要讀很多書,時機到來的關鍵時刻最需要的不是什麼決策,而是執行力,簡單粗暴最好。但是事業做大以後,局面越來越複雜,你就得讀書了。精英日課正在連載解讀一本書,里斯汀·麥茲伯格的《意會:人文學科在算法時代的力量》,說的就是人文學科的用處。 

有時候你已經有了主意,可是要想說服別人,還得有專門的學問。這就更得讀書,比如《熊毅書院》有篇文章叫《讓我們當一次翻手為雲、覆手為雨的奸臣吧》,特別精彩,就是用一本《榖梁傳》,做一件事正反兩個方面都能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來。 

像這種熟讀春秋的精英,擺弄一個只讀過成功學的執行者,不跟玩似的嗎? 

熊毅老師是個厚道人,你要問他為啥要讀這些書,他不愛說讀這些書有啥用。我更功利一些,特別愛說有用。不過也可能是我更厚道,因為付費專欄的宗旨就是得對讀者有用……那到底有用還是沒用,還是得用菲茨杰拉德那句話— 你得同時容得下這兩個相反的說法。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